生活大爆炸》中真实的原型人物原来这么牛

生活大爆炸》中真实的原型人物原来这么牛

2017-10-13 07:26

  印度科学家Raj Reddy获1994年图灵。(今年奥斯卡影片《机械姬》讲的就是“图灵实验”的故事)另据考证,在理工CIT附近小餐馆有一名女服务生叫Penny,而且就是有家cheesecake factory。有没有感到很惊讶,美国人边追着美剧还能去主人公就职的小餐馆享受penny的点餐服务,wow......在CalTech读书的某线人报道,学校附近已出现多家以Penny命名的餐馆及娱乐休闲餐饮场所

  Sheldon - Sheldon Lee Glashow,美国籍理论物理学家,诺贝尔获得者。他是一个对超弦理论持反对意见的人,因为这个理论的缺乏实验可以证明的预测。最后哈佛开始搞超弦论的时候,他就义无反顾的走人了。想想生活大爆炸里谢耳朵针对弦理论的那些台词,只想说编剧好尊重人物原型的客观事实。

  Rajesh - Raj Reddy,著名的人工智能专家和图灵获得者。他出生在印度,1966年在斯坦福获得第一个CS Phd。他说: 我们知道知识就是力量,有知识的人就会整个世界。不知为何,此时我的脑海里浮现出rajesh诡异的骄傲微笑。

  Raj曾经是李开复的老师。1983年的李开复从哥伦比亚大学转去卡内基梅隆大学攻读博士学位,导师就是Raj Reddy,李开复曾经与他发生分歧,,李开复的语言识别系统并没有被Raj,反而买了最好的机器给与支持。

  作为94年的图灵得主,在2009年Raj当选了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--当年他已经超过70岁。

  Leonard - Arthur Leonard Schawlow,美国物理学家,1981年获诺贝尔物理学。主要学术领域是激光的研究。他16岁读完中学,最后娶了实验研究伙伴的妹妹!这么说来,现实生活中,他还是没娶到貌美的penny,2333.......

  跑跑题说说penny,农场姑娘Penny带着成为演员的梦想来到,并且这位金发总被一帮宅男。据说在理工附近的确有叫Penny的姑娘。据猜测,Penny的形象很可能来源于挪威王妃梅特.马里特.霍尔。这位王妃之前也当过餐厅女招待。

  Leonard是华东师大的名誉教授。当时只有5%入学率时,他20岁就拿到了本科学位。和在剧中相似,Leonard放弃了没有学金的工程学改学物理学专业,在哥伦比亚大学与Townes教授一起工作,在1958年与Townes教授一起写了一篇关于激光的论文在PRL上发表~1978年Leonard带领小组得出了里德堡,1981年拿到诺贝尔物理学。

  Howard - Howard Florey,是一位药理学家,由于对盘尼西林的研究和伙伴获得1945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。他们的在全球至少救了8千万人。首相称他是史上出生的最重要的人。加些幕后料~

  大卫·萨尔兹保(David Saltzberg)是美国大学分校(UCLA)的物理和天文学教授,他每天给学生上课,动不动跑到南极做一下考察,同任何一个美国物理学家一样。但他的另一层身份,却是当前大红大紫的美剧《生活大爆炸》的科学顾问。Sheldon等宅男说出的那些雷倒Penny和观众的物理天人之语,都是由萨尔兹保写出来的,Sheldon公寓里红红绿绿写满了公式的白板,布满试管和设备的实验室场景,也出自他之手。近日,本报记者通过网络对这位一脚踏进娱乐界的科学家进行了越洋专访,请他解答了许多中国观众关心的话题。

  Sheldon是一个理论物理学家。他每天都和公式,而不是实验室设备打交道。他从事的研究领域叫“弦理论”。现代物理学最大的问题可能在于定律和量子力学不相符。“弦理论”试图在理论中把点粒子改成很小的振动的弦和圈来解决这个问题。Leonard是一名应用物理学家。他做了很多实验,不过大部分的实验都是和基础物理学有关的。很多和基础物理学相关实验都需要大型加速器,但他要解决的问题不需要大型加速器。他也寻找银河中的暗物质,寻找奇怪的量子现象。相比Sheldon来说,我的工作方式与Leonard更接近。

  Raj是一名天文物理学家。他研究太阳系中的小。我想他做的一些工作可能就与“”作为的冥王星有关。

  萨尔兹保:我喜欢让物理变得“动手动脚”。比如有一次,Leonard在玻璃杯中旋转橄榄,向Penny解释向心力是什么。我喜欢的另一个笑话是,Leonard和Sheldon把一个盒子推上楼梯,两人争论在怎样的斜面夹角下能够推上去。

  萨尔兹保:在美国,博士后所得报酬确实过低。不过,希望他们只是在很短一段时间内做博士后吧。另外请注意,Penny的公寓要比Sheldon和Leonard的小。

  萨尔兹保:“nerd”这个词是带有点贬义的意思的,但要形容那些对科学、动漫富有的人,这也许是最合适的一个词了。剧中的主角以及现实生活中很多人都是这样的。有很多人对我说,“我读研究生时都和这样的家伙一起学习!”

  萨尔兹保:最开始的确有人抱怨过。当我问他们看了哪几集的时候,他们会说事实上一集都没看过!现在,这出戏已经很出名,但我也听不到抱怨了。剧中的角色很人性化,他们都有着其他人也有的问题。我不觉得展示这点有什么不好的。这部喜剧同样描绘出了主角多么热爱科学。它还告诉年轻人,科学中有很美好的生活。总之,这不是关于所有科学家的纪录片,而是关于五个朋友的故事,只不过其中四个人碰巧是科学家和工程师而已。

  萨尔兹保:我不记得有关于UCLA的笑话了。我有一次嘲笑过理工,剧中的一个14岁的朝鲜天才Denis Kim参观评价理工。Denis说他们没有电子激光,所以不是一所好学校。就我所知,理工没有电子激光,但UCLA有。

  萨尔兹保:这个电视剧每一集前一个月,编剧会提前给我寄剧本。他们有时会在剧本中留下名为“需要填入的科学”空白处让我填空。比如这一季中,Bernadette受邀参观Leonard的实验室,我就在其中填入了Leonard正在做的实验。有的时候,编剧们会自己填入科学内容。我只需要看一下,检查是否有科学内容需要修改就可以了。我的工作就是让物理学家们找不到任何破绽。

  萨尔兹保:布置场景也是我的工作之一,包括提供们白板上的公式。如果需要设置实验室场景,我也会给出。比如,Leonard的实验室中有一个真空管,我会告诉他们,为了保持干净,研究人员会用铝箔来覆盖它。

  萨尔兹保:可惜,我讲不出什么好笑话,我只有做自己的本职工作———科学。幽默也是一门科学,且历史悠久。我很快就意识到,让我来讲笑话实在是太难了。

  萨尔兹保:编剧们很早就给我寄来剧本,尤其是有科学内容的时候。即使发生了这样的事,聪明的编剧也能解决问题。比如,最新的一集就出了问题。剧本中有一场针对“量子脑力学”的讨论,我们后来认为,这个话题的科学依据还不够充分,Sheldon不可能把时间花在这。于是,编剧们想出了一个好主意,他们让原本要研究这个题目的Sheldon“反驳”这个理论。问题解决了。

  萨尔兹保:是的!这让我惊喜万分!我爱我的导演椅!现场我能去就去,进行一些最后的修改。

  这四个角色在现实生活中物理也很好吗?还是拍摄这出电视剧让他们也成为物理专家?

  萨尔兹保:他们总是在面前声称自己一点科学都不懂,这或许是因为他们不想帮别人写家庭作业。为了这部电视剧,他们每周都要做大量的剧本研究功课。我知道他们做了大量的研究,最近,扮演Shelton的演员指出,剧本中“电的”(electric),和“电学的”(electrical)两个词混淆了。他是对的!

  萨尔兹保:是的。我们本来就会在一起吃午饭,讨论科学中的新话题。第一季时,我的一个研究生有一次去现场。他告诉我一种新的物质形态叫“超固态”。一周之后,这个词成为了剧中Leonard和Sheldon展示的研究报告中的内容。

  萨尔兹保:没有。他们总是正确的。我自己倒是犯误。我不知道没法在铝用氧乙焊枪,这可能会导致火灾,所以我也从中学到了一些东西。

  萨尔兹保:我很高兴你注意到了这点。通常,电视剧总是被人没有教育意义。但我想,看这出电视剧的高校学生和其他观众可以从这里面的所有对话———不仅是关于科学的对话中学到很多知识。自然科学之外的其他知识都是编剧们填进去的。他们的知识储备令人惊讶,我自己在读剧本的时候都得查很多东西。

  科学家们有一些也是很博学的,这就如同各行各业中总有些人很见多识广一样,我想喜剧编剧们尤其是这样。